• 社交賬號登錄

    社交賬號登錄

    0/34

    上傳頭像

    拖拽或者縮放虛線框,生成自己滿意的頭像

    頭像

    預覽

    忘記密碼

    設置新密碼

    文化

    以接納難民著稱的意大利南部小鎮里亞切,鎮長被關了起來

    蔣亦凡2018-10-14 07:46:25

    難民無家可歸,小鎮正垂死掙扎,于是他們決定合作。

    里亞切(Riace)是位于意大利南部卡拉布里亞大區(Calabria)地中海之濱的一座小鎮。

    它上一次舉世聞名是因為 1972 年在當地海濱發現了兩尊極其稀有且具有崇高藝術價值的古希臘時期的勇士銅像。而它再次出名,要等到將近 40 年后,它在一個對難民采取嚴苛態度的國家,成為他們的安全港灣,接受他們,并以創新方式幫助他們融入當地社會。只不過,這場被稱為“里亞切模式”的實驗,目前卻遇到了麻煩。

    卡拉布里亞大區在意大利的位置,里亞切在其東岸,圖片來自 Wikipedia?

    里亞切,來自 Flickr 用戶?piervincenzocanale

    上世紀 70 和 80 年代,由于經濟衰退,當地人口大量遷往意大利北部、歐洲其他地區,乃至南北美和大洋洲。

    在上世紀 90 年代,當地人口從 2500 人跌到 400 人,這里幾乎成為一座有著中世紀外表的缺少人煙的“鬼鎮”。但是,從 1998 年起,這座小鎮卻因為接納難民,并使難民參與本地經濟,使當地的經濟得到復蘇,人口出現回流。2016 年人口恢復到了 2500 人,其中 250 人來自阿富汗、巴勒斯坦、厄立特里亞、伊拉克、黎巴嫩和索馬里等國家。目前里亞切的難民數量已經達到 430 名,占總人口的 1/4。移民在里亞切安頓下來,并且被安排從事廢棄房屋修繕、手工業,這使得當地的旅游業得到復蘇,原住民回流,原本幾乎關閉的學校也重新運轉起來。難民得到了庇護,而里亞切重獲了生機。這讓它變成一個以社會融合解決難民問題的范本,得到聯合國難民署的認可。

    這促使德國著名導演維姆·文德斯(Wim Wenders)放棄了在附近拍故事短片的計劃,而以里亞切的故事為基礎拍攝了一部半小時的 3D 劇情紀錄片《斗爭》(Il Volo)。據說他在柏林說:“真正的烏托邦不是柏林墻的倒掉,而是卡拉布里亞一些城鎮里在發生的事情,尤其是里亞切。”

    發起這場斗爭的是里亞切的鎮長,多梅尼科·盧卡諾(Domenico Lucano)。1998 年,當時還沒有當鎮長的盧卡諾設法讓里亞切接受了 218 名坐船前往希臘途中被刮到里亞切海岸當年發現勇士銅像位置的北非庫爾德難民,把他們安置在空置的房子里。而當時,里亞切本身也處在凋亡的邊緣。

    盧卡諾創立了一個叫做“未來城市”(Citta Futura)的協會,向難民在當地空置的房屋中提供住宿,前提是他們愿意工作并學習意大利語。這些庫爾德人最終去了德國,但是里亞切學會了如何與難民相處,并開始持續接收難民。

    意大利政府給難民發放補貼,但是有 6~7 個月的延遲,因此盧卡諾想出了先發放“本地貨幣”給難民貼用,每人每周合 200 歐元。這是只能在里亞切使用的代金券,店家收了這些券,稍后可以向市政府兌換現金。這種本地貨幣的意義不限于此,由于它們只能在本地使用,因此可以確保本地購買力不輕易流失,將交易活動限制在本地,從而刺激了本地經濟。

    這套由本地社區運作,將難民融入本地經濟的模式,被認為要比國家運作的大型難民營節省成本,而且人道主義救助的效果還要好得多。

    里亞切路邊的一塊標志,寫著:“里亞切,歡迎之地”,來自 Wikipedia
    里亞切的移民,來自 Flickr 用戶 piervincenzocanale

    支持難民的立場讓他成為當地著名的黑手黨的眼中釘。2009 年,盧卡諾在獲得連任不久,一天他在和朋友在餐館吃飯時被人從窗外開槍射擊,所幸沒有擊中。不久之后,黑手黨又毒死了他的兩條狗。這也自然讓他成為今年 6 月剛剛靠反移民立場上臺的內政部長、極右翼政黨北方聯盟黨魁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的對立面。薩爾維尼對這位小鎮鄉官的惱怒溢于言表,曾貶損盧卡諾“一文不值”。但盧卡諾這位今年 60 歲的前化學老師則說:讓他憤怒的不是被這么個大人物說自己一文不值,而是一本美國雜志(《財富》)將自己列為 2016 年世界 50 名最偉大的領導人物之一,因為自己沒做什么特別的,只是保持人性而已。

    安頓難民也得到了政府資金的支持,在 2010 年時每人每天 70 歐元,持續兩年,而盧卡諾認為其實 25 歐元就夠了。但是從 2016 年開始,政府就基本不再提供資金,讓項目陷入苦境,以至于今年八月盧卡諾曾經絕食抗議。

    里亞切模式的麻煩始于 18 個月前。當時盧卡諾因為被懷疑涉及貪污和欺詐,接受警方的調查,但之后這些指控被取消。但是 10 月 2 日,5 名意大利金融警察還是在盧卡諾的家中將在家中軟禁,直到發稿時他的自由仍未得到恢復。這次的指控是他為了讓一位曾被迫在那不勒斯做妓女的尼日利亞婦女留在里亞切,為她和一位當地男士安排了一場“權宜婚姻”。另一項指控是他違反公共招標程序將廢棄物收集合同給了兩個旨在幫助移民就業的合作社。

    在盧卡諾被捕的一周前,薩爾維尼宣布了一系列反移民措施,其中包括削減移民接收和社會融合的資金。而意大利公共電視臺 Rai 隨后也停止了一檔有關“里亞切模式”的節目的播出。

    盧卡諾的被捕引發了當地居民的抗議和廣泛的輿論關注。報道中,居民說不明白為什么這個利他、誠實的鎮長被抓了起來,而黑手黨卻仍然逍遙法外。其他地方類似的融合試驗也擔心對盧卡諾采取的行動是政治迫害,不確定自己的未來。


    題圖為多梅尼科·盧卡諾,來自 Wikipedia

    喜歡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每天看點不一樣的。

    黑龙江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