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24149;?/span>

    为什么你总是情不自禁地看别人的手机屏幕?

    John Herrman2018-10-14 06:46:31

    此时此刻,虽然我们能看到别人的屏幕,别人也能看到我们的,而这足以提醒我们:我们真的应该只看自己的手机屏幕。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如果你开始留心的话,你会发现到处都是别人的手机屏幕。这些屏幕在夜间往往最为明显,因为它们在城市中快速移动,为周围的灯光塑造了一个一手高的新层次;而在音?#21482;?#19978;举起的手机屏幕就如同打火机?#35805;恪?#30333;天,当我们排队等咖?#21462;?#22352;着喝咖?#21462;?#25110;?#31859;?#21654;啡乘坐公交或火车时,我们身边总会围绕着其他人的屏幕。

    别人的手机屏幕是他们生活、大脑、人?#20351;?#31995;和工作的窗口,可以揭示他们的政治观点、焦虑、失败和嗜好。这些屏幕往往距离这些人的面部一到三英尺的距离不?#21462;?br>

    其他人的手机屏幕也比以前小得多,过去这些电脑/手机几乎都只是安置在办公室桌上?#22270;?#20013;的餐桌上,而这些地方很少会出现陌生人,或者说,在默认情况下,出现陌生人通常会令人感到担忧。2010 年,27% 的美国人携带便携式手机;到 2016 年年底,这一比例超过了 80%。同一时期,最大的 iPhone 屏幕尺寸从 3.5 英寸(对角线长度)增长到了 5.5 英寸。从更广泛的角度来看,别人的手机屏幕变得更?#24551;?#26224;和明亮了:手机平放在桌面上;吃饭时低下身子就能瞥一眼;伸出去的时候一群人都能看到;当然了,上班途中你还可以?#28966;?#21035;人的肩膀偷看。

    他人的手机屏幕已经改变了“肩窥?#20445;╯houlder surfing)的现象,即?#28966;?#21035;人的肩膀偷窥,且这种偷窥通常带有恶意目的——慕尼黑大学(Ludwig Maximilian University of Munich)的一组研究人员是这么推测的。正因为“肩窥”的存在,你在电脑或手机上键入的密码会以点或星号的形式?#20801;盡?#19981;过,绝大多数相关文献都围绕着安全性展开,在便携式手机/电脑出现之前的时代,这种解读角度或许也是对如何最好地保障个人信息的一种响应。(见《纽约时报》1993 年刊登的一则故事《“肩窥”时代,打电话是一门艺术》(Phoning Is an Art in the Age of Shoulder Surfers),故事描绘了一个?#27425;?#25176;邦的宾州车站(Penn Station),这里到处都是游荡的小?#25285;?#31561;着付费电话用户按下或复述电话卡卡号,这一过程可能会遭到小偷窥探、窃取,并在小偷疯狂拨打长途电话后被用得一干二净。)

    慕尼黑的研究人员写道,在这个世界,我们几乎无法忽视其他人的手机屏幕,“缺乏关于‘肩窥’?#24405;?#21450;其对现实世界影响的详细调查”。于是他们发布了一份调查?#31034;恚?#22260;绕一个假设情境提出了一系?#24418;?#39064;:一位名为“维克?#20445;╒ic)的虚构角色正在看另一个名为“卡斯?#20445;–as)的虚构人物的移动设备,而卡斯却还“浑然不觉”。

    为了澄清起见,简笔画勾勒的维克和卡斯“可以是你或其他任何人?#20445;?#20197;此来帮助参与者回答提?#31350;?#24377;出的问题,如,“*真实*情况下,你见过这种场景吗?”、“维克到底能够从屏幕中看到什么(如,短信、图片、密码、地图、视频、应用程序、游戏等)?”

    慕尼黑大学研究人员制作的“肩窥”?#31034;?#35843;查中的一?#22330;?/p>

    ?#31034;?#35843;查收到的回答未能确切地揭示出小偷和受害者的世界。在他们的分析中,研究人员认为“‘肩窥’大多都是随机的、投机性的。”他们表示,这在“陌生人中、乘坐公共交通、通勤途中最为常见,而且几乎所有情况下都会涉及到智能手机”。很少有参与者承认自己具有类似维克的行为,或在偷窥卡斯时存在恶意企图。研究人员写道:“然而,调查表使用者和观察者都在各自的情况下表现出尴尬、愤怒,过内疚、不安之类的?#22909;?#24773;绪。”

    调研参与者在别人的屏幕上看到了什么呢?#30475;?#37096;分时间得到的答案都是短信。排在之后的分别是图片、游戏和凭证(就过去的“肩窥”而言),或者更确切的来说就是密码。具体来说,按出现的频率排序,其他人的手机会透露的信息分别是即时通讯、Facebook、电子?#22987;?#21644;新闻。

    调研参与者在别人的屏幕上“观察”什么呢?绝大多数都是“情爱关系/第三者?#20445;?#25490;在之后的则是兴趣爱好和“计划”。他们为什么要看别人的屏幕?得到的回答中,“好奇”和“无聊”并列第一,?#23545;?#39640;于其他因素。

    没人?#19981;?#21035;人看他们的手机屏幕。调研参与者在假设别人观察自己时报告了?#22909;?#24773;绪:他们觉得自己遭到了窥探、骚扰,其中 37 位参与者表示自己觉得愤怒,只有一人报告了“积极的感受?#20445;?#35273;得别人看会“很好笑?#20445;?br>

    根据我的经验,其他人也不?#19981;?#21035;人询?#20351;?#20110;其他人手机屏幕的问题,部分原因在于他们知道自己看到了什么,而且这些可能都是他们不该看的内容。(记者同行们在地铁或公共汽车上瞥见别人的屏幕时似乎不会有这么重的矛盾心理盾。)当然,这是一个全球性的现象,但在纽约这个充斥着他人屏幕的城市,这类故事比比皆是。地铁上、公共汽车上,其他人的屏幕和著名公司一样随处可见:广告、地面、书籍封面,?#32422;?#19982;之关系更加密切的无意中的眼神接触。

    就在不久之前,地铁上的其他人的屏幕还可?#32422;?#35777;一份过去的历史:此前几乎没有手机服务或 Wi-Fi。在那个时代,其他人的屏幕展示的东西更加悠闲:那些年风行的糖果粉碎传奇(Candy Crush)、阅读应用程序、手机读书看杂志,?#32422;?#29992;手机看电视。通过其他人的屏幕,人们?#19994;?#20102;传说中的?#24052;?#36865;终端?#20445;?#33267;少在乘坐地铁通勤期间是这样的。

    后来有了信号,其他的一切也随之而来。到 2018 年,别人的手机屏幕开始习惯性地、疯狂地刷新。

    他人的手机屏幕是正在进行的工作:或是一些没有语境、紧张而简短的短信,输入再重新打字;然后,对于乘坐地铁的人而言,在下一站发送出去;?#21482;?#26159;一些极长的信息,这种交流的长度甚至超出我对于手机交流的?#29616;?#33539;畴。瞥见“离婚”的字眼后,窥视的人会立即羞愧地避过脸去。我们还会窥见精心修饰之后又舍弃的自拍;或充满宗教主张、看似没完没了的群信息链;或是大?#21051;?#35770;客户的工作?#22987;?#22240;为火车和办公室、家一样,已经成了工作场所。

    从某种程度上说,别人的手机屏幕给出了一些建议。这些屏幕不会提问“你?#19981;?#37027;本书吗??#20445;?#26377;的只是线索。其他人的屏幕上播放的动作片比你想象的要多,有趣程度有时甚至超出你的想象,你都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甚?#20142;?#33410;目的名字都想不起来。其他人的屏幕让你意识到,如果你只能形容一个游戏是非常漂亮的拼图、里面有很多需要匹配或连接多边形,你就很难在 Google 上搜索这个游戏。其他人的屏幕?#20801;荊?#20154;们以各种令人震惊的方式互相发短信,但大多数人会使用 WhatsApp。其他人会花很多时间想要弄清楚究竟应该听些什么。

    他人的屏幕背面有摄像头,所以有时别人的手机屏幕会走红。然而更好的是,去年拍到的一系列照片?#20801;荊?#26377;个人一直在明显地盯着别人的屏幕看,其中有些人会别过身去,也有人没动。最终,这套照片被转发了 51000 多次。故意捕捉和发布的屏幕是现代商业互联网原始内容的来源之一,因此,查看他人的屏幕可能不仅被理解为侵犯隐私,还可能被理解为某?#20013;?#24335;的盗窃。无论如何,你最好还是不要看别人的屏幕,以免错过目睹其他人做这件事的机会。(半小时车程中,一辆拥挤的车?#29616;?#23569;有 6 个人在看别人的手机屏幕。)

    他人的手机屏幕也可能是一个?#28120;?#30340;历史反常现象。现在的手机会通过扫描主人的脸来解锁,还可以分别判断照片中的你是否在微笑;当其他人也在火车上或其他地方观看时,手机也能分辨。更广泛地说,这可能看起来很奇怪:依据少数可以预见的未来,将来有一天别人的屏幕只需握在手中一小会,无需摆在眼前,就可以众人皆知、或连接到他们的大脑。

    此时此刻,虽然我们能看到别人的屏幕,别人也能看到我们的(也就是说,在任何地方都可以),而这足以提醒我们:我们真的应该只看自己的手机屏幕。


    翻译:熊猫译社 ?#30629;?/p>

    题?#25216;?#25991;内图片版权:Hannah La Follette Ry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unsplash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19981;?#36825;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21051;?#30475;点不一样的。

    黑龙江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