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交賬號登錄

    社交賬號登錄

    0/34

    上傳頭像

    拖拽或者縮放虛線框,生成自己滿意的頭像

    頭像

    預覽

    忘記密碼

    設置新密碼

    時尚

    素然孵化的兩個年輕品牌,用不同方式表達日常 | 上海時裝周

    劉璐天2018-10-13 06:35:00

    “當下的生活方式,是跨社區、跨生活方式的……年齡不是唯一界定消費族群的標簽。”

    10 月 11 日,上海時裝周第二天,素然(ZUCZUG)創始人王一揚先后出現在兩場秀上:WHMKlee Klee。兩個都是素然內部孵化出的獨立品牌,由原素然團隊中的兩個年輕人王浩銘和王艷艷分別擔任主設計師。

    瘦弱的王浩銘穿著白色針織衫,戴一頂灰色棒球帽,頭發捆在腦后扎成小辮,滿眼血絲。他前一天在興業太古匯北樓 3 層的多功能廳忙到凌晨 5 點才休息,中午 12 點又回來接著布置秀場。

    這是時裝周走秀前夕不少年輕設計師的常態。王浩銘對這種節奏也已不算陌生。這個重慶年輕人 2009 年畢業于北京服裝學院,隨后便移居上海加入素然,至今已滿 9 年。WHM 于 2017 年秋首次參加上海時裝周的 XCOMMONS 獨立設計師展區,如今也已連續三季。

    但他還是不擅長應對媒體關于靈感來源的問題定式,或者說懶得應對。“沒什么靈感”,他說。這還是一個盡量往生活日常靠攏、不考慮時尚潮流的系列,“雖然日常,但也要優美。”

    這個觀點集中體現在秀場設計:觀眾的白色座椅將這個圓形場所分割為三條小路,路邊點綴有 90 年代常見的白玉蘭路燈——日常但也優美。

    配飾給整個系列增加了幽默感。整只小龍蝦以及蝦鉗被做成了耳環或項鏈,有紅色和銀色金屬質感兩個版本;基礎款的 T 恤、連衣裙和拖鞋外,包裹著一層閃閃發光的黑色或白色細絲織成的網格——那其實就是用于服裝掛牌的最普通的塑料絲;線圈筆記本造型的手袋從上一季延續至本季,但在印花和材質上做了改變:大理石印花,搭配類似沙灘鞋鞋底的那種輕盈泡沫材質。

    服裝仍然以廓形簡單且實穿的襯衫、半裙、連衣裙、風衣等為主。最引人注意的是印花:遠處看上去似乎只是無序的條狀印花,近看才發現是五顏六色的碎布條圖案,其中還混有細小的 WHM Logo。前一季的格子大衣以及鵝黃 Polo 衫,也同樣變成了寫真印花。這種衣物層疊錯落的美感發掘自晾衣桿。

    模特大多瘦弱,面孔素凈,但妝容和發型的變換讓他們看上去有的摩登現代,有的樸素安靜。由音樂制作人 33EMYBW(原名吳善敏)創作的節奏感強烈的秀場配樂,最后以鄧麗君的《像故事般溫柔》收尾。

    2008 年起,也就是素然創立 6 年后,創始人王一揚開始從內部孵化相對獨立的品牌。“當下的生活方式,是跨社區、跨生活方式的……年齡不是唯一界定消費族群的標簽。”王一揚在接受 BoF 采訪時如此解釋。而他的商業合作伙伴黃志鋒則認為,“我們實際上最大的危機感,來自一個品牌老化的普遍問題,80后已經步入中年了,如何能找到新的客人。”

    目前,素然旗下已經孵化的包括運動品牌 An Ko Rau、環保品牌 Klee Klee、設計師品牌 WHM 和配件品牌 extra one。除了都在素然門店出售,他們也有各自的銷售渠道:Klee Klee 在上海安福路開有臨街專賣店,An Ko Rau 在興業太古匯設有獨立門店。WHM 則進入了買手店,目前共有 11 家。除素然自主開設的 in the park 外,還包括北京棟梁、Labelhood、Arrits(南昌及成都店)、MDC、西式生活館(成都)、the nio space(哈爾濱)、衍依(恩施)和麗宣(洛陽及南陽店)。

    雖然都延續了主線強調真實性和生活化的設計思路,但這些品牌的產品定位和營銷風格各不相同。隨后那場在巨鹿路 820 號、Base 辦公空間中庭舉行的 Klee Klee 發布會,就格外凸顯環保性和自然感,而不是 WHM 所強調的優美和幽默感。

    走秀在露天支起的白色帳篷中進行,四周包圍著綠色植物和黃色地中海風格建筑。秀場旁就是 Klee Klee 的臨街店鋪,室內設計以木材搭配白色墻面,簡單溫馨。服裝以藍色、大地色和白色為主,掛有“環保棉”、“Indigo Juice”(一種只需少量水和能源的丹寧染色工藝)或“BCI 良好棉花”的標簽。門口擺著《莊嚴:西部植物》的展覽手冊。攝影師莊嚴也為 Klee Klee 拍攝了 Lookbook。

    模特們著裝寬松,步姿悠閑。這一季的主題是“Let's blue!”,主推牛仔單品和靛藍染藍布產品。當王一揚的小女兒穿著粉色連衣裙抱著粉色小豬和一位模特牽手走出,人群發出笑聲。

    現場觀眾多為素然在全國的加盟商,近 150 人。一位來自西安的加盟商告訴《好奇心日報》,她在西安的幾個購物中心開有四家素然門店,除此之外還代理日本品牌 Snidel。“2012、2013 年左右我們還有‘百萬門店’的說法,月銷售額能夠輕松達到 100 萬元。2015 年之后,月銷售額降到 40 到 70 萬之間。不止素然,像 Mo&Co 和例外也是一樣的情況。”

    不過這位加盟商仍然相信,“提升體驗,實體零售的春天就要來了”,這是培訓時一位前王府井百貨主管所說的話。不同素然門店會根據店址附近的人群結構調整 Klee Klee、WHM 以及 extra one 等品牌的配比,“這就是一種不錯的嘗試”。

    題圖、配圖來自 XCOMMONS、Klee Klee

    喜歡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每天看點不一樣的。

    黑龙江十一选五遗漏